沙特与西方的关系,如今正受到考验。而这一切与一名沙特记者的失踪不无关系。

  10月2日,为了获取跟土耳其未婚妻结婚所需的文件,知名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走进了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的大门,之后就再无音信。作为美国《华盛顿邮报》一名记者,卡舒吉曾多次撰文批评沙特现今的实际掌权人王储萨勒曼,称其“暴君属性”越来越明显。刚刚过去的10月13日,是卡舒吉60岁的生日。全世界都在关注他的命运。

  为此,土耳其与沙特陷入了口水仗。土耳其媒体引述土耳其政府消息来源称,土耳其方面有音频和录像表明卡舒吉在领馆内受到“审讯、折磨,然后被杀害”。沙特方面则表示,卡舒吉“几分钟,或者一小时”之后就离开了领馆,但是那天沙特领馆的闭路监控系统失灵,因此无法提供监控录像。

  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前对此事件态度暧昧,称“不会向沙特禁售武器”,但在随后逐步加重口气。在10月13日播出的访谈中,他称若沙特与此案有关,“美国将对其采取十分有力、强硬的惩罚措施”。

  消息过后,沙特证交所全股指数(Tadawul All Share Index)当地时间14日早盘暴跌5%,跌幅在半小时内扩大至7%,抹平了今年全年的增长,到午间跌幅才稍有缓和。不仅仅是股市,沙特经济也受到这一事件的波及。

  “未来投资倡议大会”遭抵制

  10月23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将召开“2018未来投资倡议大会”(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 2018),大会有“沙漠达沃斯”之称。会议将由与卡舒吉失踪事件相关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主持,来推动他的改革计划。他先前透露,大会上将会敲定一项对非石油经济的重大投资协议。

  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媒体与政商领袖决定取消出席,这对大会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国际主流媒体,以及相关记者和编辑相继表示,他们将抵制本次会议。这也就意味着,本来备受期待的会议曝光度很可能会极大地被减弱。

  世界银行一名官员12日证实,世行行长金墉将不会参加该投资大会,原因是该大会日期与金墉其他行程安排有冲突。金墉原已定为该大会主旨演讲嘉宾。

  14日,据英国媒体报道,美国和英国政府也开始考虑抵制这场会议。换而言之,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英国国际贸易部长福克斯可能不会再参加此次活动。而就在前几天,姆努钦还表示他将如期参加此会。

  商界人士中断与沙特合作

  卡舒吉失踪事件影响的还不局限于眼下的大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机构或个人宣布撤回或者中止与沙特的商业合作。

  英国维珍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表示,维珍集团将暂停与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洽谈投资事宜,基金原先计划为维珍集团的太空项目投资10亿美元。布兰森还表示,他将暂时辞去沙特红海附近两个沙特旅游项目的董事职位。

  美国前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表示,在得到有关卡舒吉的更多消息之前,他已经终止了自己在沙特“新未来”超级商业区董事会所担任的职务。“新未来”计划是在去年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上宣布的,沙特划出2.6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区域,让投资者们为“人类未来”进行创造性建设,未来数年预计要投入5000亿美元。该计划是“沙特2030愿景”经济和社会改革计划的一部分。除了商业影响,卡舒吉失踪事件在国际关系上的影响也开始蔓延。目前,美国和欧洲外交官正在讨论,如果一旦证实卡舒吉为沙特所害,将如何起草一份联合谴责声明。而英国媒体报道称,沙特方面已经表示,沙特会对来自西方的任何“威胁”作出反击。英媒认为,卡舒吉失踪事件让沙特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从长期看,该事件可能成为沙特和西方关系的转折点。